• 為科技成果轉化注入人才動力

    2022-01-25  來源: 大眾日報 作者:

      □許可 肖冰

      實現邁入創新型國家前列的目標,必須讓創新成果走出實驗室,充分發揮各類科技成果的經濟與社會效益。技術轉移在其中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而技術轉移是一個復雜的過程,人才在其中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堅持黨管人才,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深入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全方位培養、引進、用好人才。我國已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為實現邁入創新型國家前列的目標,必須讓創新成果走出實驗室,充分發揮各類科技成果的經濟與社會效益。技術轉移在其中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技術轉移是一個復雜的過程,人才在其中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國家一直極為重視技術轉移的專業人才培育。早在1997年,原國家科委就曾印發《技術經紀資格認定暫行辦法》和《全國技術經紀人培訓大綱》。2016年《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在“構建專業化技術轉移服務體系”中詳細提出建立“職業化技術轉移人才隊伍”;2020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明確指出,建立國家技術轉移人才培養體系。這都充分表明了國家對技術轉移專業人才教育的重視。

      近年來,從國家到地方政府再到創新主體,都針對技術轉移人才的培育工作進行了諸多有益的嘗試,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由于技術轉移的復雜性、時代性等問題,技術轉移人才培育中仍存在一些問題。2017年,《國家技術轉移體系建設方案》就明確指出,技術轉移面臨“人才隊伍不強”等問題。有必要針對技術轉移人才教育中的種種問題,從培育體系、培育內容、培育模式等方面提出科學的解決對策。

      優化人才培育體系,形成“以學歷教育為根基”的技術轉移基礎人才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有各項事業發展的廣闊舞臺,完全能夠源源不斷培養造就大批優秀人才,完全能夠培養出大師。技術轉移這類復合型人才需要多學科的基礎知識,以培訓為代表的非學歷教育則很難實現基礎知識獲取的集中性與系統性,讓已經擁有豐富實踐經驗的從業人員利用“非學歷教育”學習法律、管理或技術類的專業知識顯然是低效率的。而學歷教育,尤其是高等學歷教育,正定位于基礎人才培養,強調學科知識的融合,是集中獲取不同學科基礎知識的最高效的方式。近年來,很多高校開始設立“知識產權”交叉學科的人才培育平臺,但覆蓋面仍不夠廣泛。因此,進一步拓展學歷教育的覆蓋寬度與廣度,是夯實技術轉移人才培育體系的基礎。

      構建“以高端培訓為補充”的“兩位一體”技術轉移人才培養體系。除了各學科的復合知識,技術轉移人才能力的提升還依賴于經驗的積累。這種經驗通常來源于各類實踐活動。而現有培訓往往停留在知識傳授的階段,且對參訓人員的個體差異把握不夠。因此,應在學歷教育的基礎上,提升培訓的層次,打造以實踐導向的“高端培訓”,進一步清晰學歷與非學歷教育的差異與邊界,不將培訓作為行業門檻,而將培訓定位為打造高端、專業人才的渠道。

      完善人才培育系統協同,提升效率,形成系統可用、避免重復的科學健全的培育內容。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級黨委(黨組)要完善黨委統一領導,組織部門牽頭抓總,職能部門各司其職、密切配合,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人才工作格局。人才培育內容協同體系建設是形成統一標準、規范培訓市場的重要手段。目前,國家技術轉移人才培養基地是技術轉移人才培養的“國家隊”,除此以外,國家知識產權培訓基地也承擔了諸多與技術轉移或科技成果轉化人才培育的相關工作;另外,各地的高校、協會/學會等社會團體/組織、市場化企業諸多主體開展了各層次、各類的與技術轉移人才相關的培訓,并通過頒發認證等方式提升培訓的社會認知度。但不同組織、機構較為零散,關于培訓內容、培訓方式的選擇既有相似也有不同,協同機制與模式尚不清晰,甚至可能存在競爭。例如,任何與技術轉移或成果轉化相關的培訓,都會涉及到“相關法規與政策”的培訓,但其他方面的培訓側重則可能不同,這就意味著培訓人員在參與相似卻不同的培訓時,會出現“被動重復”,不利于培訓效率與效果的提升。因此,各政府部門與各培訓主體應當探索建立“與技術轉移相關的人才”培訓協同機制,加強人才培養體系建設,發揮各自的優勢,開展不同科目、不同層級的培訓,實現以合作為主,以競爭為輔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機制。

      強化人才培育內容的差異性,形成“精準對接、互動高效”的定制化人才培育模式。不同層級與擁有不同類型基礎知識的人才需要差異性的、精準的培訓內容。例如,技術轉移的實際運營團隊與企業的技術負責人,實際都會參與技術轉移的過程,但其需求的專業知識的內容與層級很顯然是不同的。近年來,現有培訓模式在培訓內容的體系方面進行了諸多有益嘗試,2020年,科技部發布了《國家技術轉移專業人員能力等級培訓大綱》,其中全面的包含了公共知識、政策法規、實務技能等模塊,但考核方式仍不夠靈活,均為閉卷筆試為主,且培訓內容存在“多而不精、全而不!钡膯栴}。因此,既可以針對不同的人群設置定制化科目,例如,針對管理者側重宏觀政策、戰略選擇的培育,針對實際執行者加強操作要點、基礎認知的課程。也可以針對現有大綱中的科目,根據不同人才已經承擔的工作內容,根據實際情況通過設置免考的方式進行該科目的培訓。同時,在培訓中心,還可以轉變培訓角色,變知識傳輸為溝通交流,參與培訓的人員既可以是學員,也可以成為講師,構建人員交流的平臺,形成學習網絡。

     。ㄗ髡邌挝唬荷綎|大學國際創新轉化學院;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

    返回首頁>>

    責任編輯:李士環

    相關新聞
    青青青国产精品国产精品美女